hi,欢迎进入河北新闻出版网!

河北新闻出版网

2019-09-23

星期一

微信公众号

关注公众号

《新婚》的流拍 让我们记住了夏加尔和他的新娘

2017-10-09 09:38:42

来源:中国书画网

原标题: 《新婚》的流拍 让我们记住了夏加尔和他的新娘

 




成交额近亿元,佳士得上海球拍第五度春秋落下帷幕。而拍前估价2400万元、作为封面拍品的马克
夏加尔《新婚》的流拍,成为这场拍卖的一大憾事,也让我们深深记住了这位画风梦幻、画面抓人的
家。

  


《新婚》的流拍 让我们记住了夏加尔和他的新娘

《新婚》 1979年 

       《新婚》这幅作品创作于1979年,这时已是夏加尔人生和创作的黄昏,贝拉在1944年就因病毒感染而离世,原本贝拉病不致死,只需服用阿司匹林便可痊愈,但二战期间这一新型药物仅限于军队使用,令人十分惋惜。年迈的他在作品中情绪依然浓重,这时的他还在醉心往事之中,也展现了妻子贝拉在其心目中的位置。丰富、奇幻的花朵,鲜明的色彩都映衬出了不同时空的深刻回忆。

        创作《新婚》时,夏加尔已安居于法国南部风景如画的小镇圣保罗德旺斯,与第二任妻子瓦瓦过着平静的晚年生活。在广阔无垠的蔚蓝的时空中,贝拉如神祗般从天而降,她才是画面中的主题,与夏加尔像从前那样甜蜜相拥,漂浮在半空中;主人公身后的画面是蓝色,是一片回忆的冷色调,不受重力束缚的现实之外;鲜花居于画面左下方,但在白色背景下格外醒目,简单勾勒出的城池是他们生活过的远方和记忆的深处。

《新婚》的流拍 让我们记住了夏加尔和他的新娘
The Birthday, 1915
 
《新婚》的流拍 让我们记住了夏加尔和他的新娘
The Wedding Candles, 1945
 
<img alt="《新婚》的流拍 让我们记住了夏加尔和他的新娘" artist="" over="" vitebsk,="" 1982"="" data-cke-saved-src="http://www.chinashj.com/uploads/allimg/170928/10010K1R-6.jpg" src="http://www.chinashj.com/uploads/allimg/170928/10010K1R-6.jpg" width="605" style="margin: 0px; outline: 0px; padding: 0px; vertical-align: middle; border: none;">

Artist over Vitebsk, 1982  

        而妻子贝拉去世后,时隔很久,当贝拉再次出现时,夏加尔画风大变,瞬间变得沉重而悲痛,画面的色调阴沉下来,远处的贝拉挽着夏加尔走来,背后是故乡,还有大提琴、羊和公鸡……只是画面中总有一个人在眺望,似乎在看着梦中的所有……此后,画面里的贝拉总是以记忆中的模样出现。

  在自传《我的一生》中,他回忆了二人初遇时的情境,提到了初见贝拉时的激动心情:“她的沉默属于我,她的眼睛属于我。我与她似曾相识,她了解我的童年,我的现在,我的未来;就好像她一直在注视着我,能洞察到我灵魂的最深处…我知道她就是我的真命天女,我的另一半……”(引自夏加尔著《我的一生》, 伦敦,2013年,第 77页)。

  终其一生的创作,夏加尔离不开贝拉和他的家乡维捷布斯克的房子,神奇的想象、梦幻的的远方,他用超现实的画面、和梦幻的元素,记录下经历两次世界大战的心境、记录下了早早离世的贝拉、记录了心底的家乡。他用美来缅怀对这一切的爱。

  夏加尔《新婚》的流拍虽然遗憾,但庆幸让我们在憾事中看到了作品中夏加尔的悲情与温暖,也留意到了这个拍场中与众不同的俄罗斯籍艺术家,留意到他超现实作品中的悲痛、梦幻鲜艳色彩中的回忆。

 
 

关键词:
>>>更多精彩内容请进入河北新闻出版网<<<

微信公众号

微信公众号
上海时时乐 PK10牛牛 三分PK拾平台 重庆龙虎微信群 东方彩票 三分时时彩 极速快乐十分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汇丰彩票官网 吉林快3